郭文韬【注意】看看这套路,你就知道为何电信诈骗防不胜防了!-崇左司法

郭文韬【注意】看看这套路,你就知道为何电信诈骗防不胜防了!-崇左司法

郭文韬

近年来,
电信诈骗案件持续多发高发,
不法分子不断翻新作案手法,
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网上炒期货亏470万元!
听网友说网上炒期货有赚头,四川成都市民何先生动了心。下载平台软件、注册、开户、开通网银、转入资金……按照网友提示,先后投入470万元,可几乎次次都亏。投钱、亏损、再投钱、再亏损,反复多次,何先生意识到,自己受骗了……

2017年4月19日,何先生到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报了案。由于案件重大,该案也被列为四川省公安厅挂牌专案。7个多月的时间里,办案民警对案情进行了细致梳理、综合研判和深入分析。很快,一个高智商犯罪团伙浮出了水面。
原来,何先生投入的这470万元,表面上是在平台交易繁忙热火朝天,其实,这都是假的。“钱转入平台后,就很快被转移走了。”办案民警说。这个所谓的投资平台,是嫌疑人聘请技术人员搭建的,平台上所有的数据和信息,都是人为操控,不管受害人怎样操作,最后都会亏损。同时,平台上还有不少“业务员”,他们以提供“内幕消息”为由,引诱受害者继续投资。
在掌握犯罪嫌疑人行踪后,办案民警辗转北京、上海、长春、广州、深圳,行程上万公里深入缜密侦查。经过连日侦查,专案组将嫌疑人窝点锁定在上海、广州、深圳三地。根据事先掌握的信息,该团伙窝点已转移至广州天河镇的一写字楼内。11月13日,办案民警前去蹲守时,却发现犯罪嫌疑人已分散到其他地方。
“他们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四处流窜作案,又跨越多地,这给案件侦破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高新区分局副局长张东晖说,“这些窝点,从表面上看就是普通的公司,而且都隐藏在写字楼内,极具迷惑性。”
2017年11月21日,专案组出动大批警力,和当地警方密切配合,在同一时间,三地六处窝点实施抓捕。当日9时,当窝点内多名“准时打卡”的嫌疑人坐在电脑前准备开始“工作”时,民警找上了门。与此同时,在北京某银行总行,办案民警对涉案账户进行了冻结。
在连续作战40小时后,专案组成功抓获110余名嫌疑人,扣押涉案电脑百余台,同时固定在北京、东莞扣押的证据。在东莞一写字楼内,专案组扣押了大量后台服务器,上面记录着这个虚假平台上所有的数据。光是备案这些数据,专案组就花了4天的时间。

部分资料就有五六十斤重!
“对于群众来说,追回损失的财产是最重要的。”张东晖介绍,为了尽可能多地帮受害人挽回财产损失,在准备抓捕的过程中,专案组也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调查资金走向,“光是前期搜集的资金流向资料,就有五六十斤重。”此外,抓捕行动和资金冻结的时机也要拿捏得很准确。冻结早了,容易打草惊蛇,晚了,资金又可能被转移。
目前,经过专案组的缜密行动,已冻结涉案资金1.67亿元。至此,这起特大跨省电信团伙诈骗案成功告破。办案民警梳理所有受害群众的情况,并将这些资金逐步依法返还给他们。张东晖说,初步预计,此案受害人有4000余人,涉案金额高达5亿。在抓捕成功后,专案组连夜对110余名嫌疑人进行讯问、固定相关证据,目前,56名重要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11月24日9时许,3辆大巴车从广东省广州市看守所出发,押解50名嫌疑人回成都。“有6名嫌疑人因身体原因,出于人性化考虑,安排他们坐火车,也在11月24日抵达成都。”负责此次押解任务的高新区分局巡警大队教导员骆永红介绍。
此次押解任务,跨越广东、广西、贵州、四川,行程1600余公里。为了保证嫌疑人被顺利安全押解回蓉,专案组全程没有休息,除了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在车上。11月25日11时许,经过1600多公里的跋涉,3辆大巴车抵达成都绕城高速公路锦城湖收费站神仙树出口。

警方提示

股指期货交易本身就具有很大的风险性,目前合法期货市场只有4家,其余的理财平台都存在巨大的交易风险。在进行投资时,首先要有一定的金融知识,而在涉及网络注册用户、账户时,一定要提高戒备,如果操作太过简单,大多涉嫌欺诈。此外,交易资金尽量通过银行,不选择第三方平台,确实需要第三方平台进行资金交易时,要尽可能留下相关凭证、证据。
延伸阅读
女博士被电信诈骗85万 称泡在实验室10年从不看朋友圈
在广州某高校做科研工作的女博士饶源(化名)遭遇了人生最昏暗的5天,1月6日下午5时,她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对方自称是经侦民警,表示饶源在北京开的一张招商银行卡涉嫌洗钱,涉及金额128万元,要她向警方说明情况。
此后,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人”陆续和她通话,饶源由此被卷入一个“荒谬”的骗局,这些假冒的公检法人员要求饶源筹集128万元,打入所谓的“国家账户”,待查明真相后,返还给她,才能洗清嫌疑。
而饶源信以为真,连续5天汇款85万元,等到1月11日,再也联系不上对方时,她才发觉受骗。

29岁博士毕业,也是入选2017年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计划中的三百人之一,饶源可以说是优秀青年科技创新人才的代表。然而,这场诈骗案件中,骗子固然可恶,科研人员的单纯也显露无疑。饶源说,自己这10年来都泡在实验室,生活圈子有限,她对新闻八卦没有兴趣,她的微信朋友圈功能是关闭的。而曾经惊动全国的“徐玉玉”电信诈骗案,她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看到那张通缉令,我马上就蒙了”
1月6日下午5时,广州正在下着暴雨,正准备做实验的女博士饶源接到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对方是个女性,自称是经侦民警。她告诉饶源,饶源12月29日在北京开了一张招商银行的卡,涉嫌128万元的非法洗钱。

“她说帮我转接北京市公安局,给他们说明情况,要证明自己完全没有参与。”饶源说,本来以为这事很快就会结束的。
电话在没有断线的情况下,转接到一名男性,这名男性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他告诉饶源:“如果不是你干的,说明你的个人信息已被泄漏,所以你要找回所有的银行卡和密码。”
他还提醒饶源,这个电话不要断,如果断了也不要回拨,这是录音电话,系统会自动回拨。“每当断线后,10秒之内就打过来了。”饶源回忆说。
这名男性不断强调,事态的紧急,要求饶源把银行卡全部找回来。并且去宾馆开房,保证身边没有别人。“他问我身边有无传真机,要传两份文件给我看。”饶源说。
饶源放下了要做的实验,回家找回了所有银行卡,去东方宾馆开了房,但是身边并没有传真机。随后这名男性告诉她输入一个IP地址,页面弹出是所谓的“国家案件资料库”。“他告诉我案号,我让自己去查。还说这是一级保密案件,不要对别人说,泄密的话要追查。”饶源说。

网页弹出来两张文件,开头都写着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一张是“冻结管收执行命令”,第二张是“刑事拘捕令”。饶源的名字和身份证号都在那里写着。不过文件盖得红印,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最高人民检察院”。
这个印章显然不对,但是饶源并没有留意。“他说我现在是犯罪嫌疑人,每一步都要听我的。”饶源说,看到自己被通缉,直接就蒙了。
把骗子当成救命稻草
电话那头的男性,接着说饶源很幸运,称中央领导来亲自督办这个案件,接下来会有上级一位姓高的科长来处理,饶源接下来要做的,是把所有钱取出,等待检查。饶源信以为真,真的去取了10几万元。
随后饶源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对方自称是高姓科长,他要求饶源把钱汇入四个所谓的“国家账户”接受检查,检查完会还给她。饶源之后就把10几万元全部存入了指定账户。“当时已经凌晨两点了,我第一次经受这么大考验,很犯困,没有心去分析是真是假。”饶源说。
高姓科长告诉饶源,她可以在宾馆休息,一会有检察官来接这个案子。一名女性冒充女检察官之后与饶源通话,她说自己相信饶源是受害者,但是法官需要两方面补充证据。一是不在场的证据,需要饶源12月29日的快递签收单、淘宝订单。二是财力证据,因为据这名“检察官”称,是一名银行内鬼指认饶源急需用钱,才去洗钱的。所以饶源需要通过其他渠道筹集128万元,来证明自己不需要通过非法手段筹钱。她们双方因此加了QQ进行联系。

“她说,如果能借到128万打入国家账户,就可以解除嫌疑。”饶源说,当时完全相信对方,甚至把对方当做救命稻草。
在QQ通话记录上,记者看到,饶源还不断感谢这些骗子,称“感谢公检法工作人员,为人民的清白,晚上加班加点。”
饶源随后称家里有急事。向哥哥以及朋友借钱。“我不敢说,因为他们说,一旦泄密,就以泄密罪抓我。”

已经深陷其中的饶源随后把蚂蚁借呗、微粒贷等也借了个遍。这名所谓的检察官还称,饶源的信息是被泄漏的,为了防止犯罪分子有机可乘,应该把网络平台能借的钱全部借出来,等调查完毕后,利息由国家还。他们甚至还鼓动饶源去借小额贷款。
饶源一共把85万元打入四个所谓的国家账号,等到1月11日打入最后一笔25万元,她发现这些假的公检法人员都联系不上了,才发觉自己上当,并来到六榕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当场受理此案。
女博士自称社会经验很少,错误很低级
这场骗局,公检法陆续出现,营造出联合办案的场景。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已经出台《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禁止公检法联合办案,但是饶源说,她后来才知道这个道理。
饶源是2017年毕业的博士生,今年只有29岁,2017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计划资助名单中,她是300人中的一人,可以说是优秀青年科技创新人才的代表。
“我是做科研的,牺牲和我老公团聚的时间,整天泡在实验室,平常活动范围就在租的房子和单位方圆两公里的地方。”饶源,自己拿过两个国家奖学金,平常生活节省,3年存了十几万元,如今所有钱都被骗走了。
“我哥知道后,当天责骂我,说我读到博士,怎么那么蠢。我内心都已经崩溃了。”饶源说,自己和丈夫都是农村的孩子,都是看刻苦读书,才走到今天的。
饶源说,自己一心都扑倒工作上,微信号也只关注“百度学术”,因为觉得看朋友圈浪费时间,就关闭了这项功能。“我承认自己是书呆子,太天真,特别天真,工作做得好,社会经验太少,犯那么低级错误。”

来源:人民公安报微信 广州日报全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