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韬【深读】东西方皇帝生死观略比-君和艺品

郭文韬【深读】东西方皇帝生死观略比-君和艺品

郭文韬【君和艺品】↑轻触订阅

最近读《罗马人的故事》,作者提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即罗马帝国的皇帝并不像中国皇帝一般执着的追求长生不死。
她是在讲到哲学家皇帝提到这个现象的,于是引出了对于罗马人生死观的简述。大意是罗马人认为人生老病死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于是并不刻意寻求延长生命,甚至在老年时自愿绝食而死,可以说是非常豁达的生死观。
我想这里东西方的差异可能首先来自于哲学的差异。
罗马是受希腊思想熏陶非常深的,可以说基本上所受的教育都是希腊式的。罗马人大多都在拉丁语外还掌握希腊语,可以说希腊在政治上被罗马征服,而罗马在思想上被希腊征服。
而说到希腊哲学中生死的部分,柏拉图的《裴多篇》应该是比较有名的了,具体内容也就不在此冗述,中心思想就是经过逻辑推断证明死并非值得害怕的事情。
因为受希腊哲学影响,罗马人也并不刻意追求长生不死,毕竟从来没有罗马皇帝出海追求仙丹或者要炼金术士炼丹的故事流传,相比之下,中国皇帝对于死亡的非理性恐惧就丢份很多。
而最讽刺的则是,罗马皇帝不追求长生,于是在没有死于非命的情况下,基本都是老病而死,而中国皇帝追求长生,把自己当小白鼠一般磕药,却反而缩短了寿命。
不过在哲学和世界观之外,还有一点也许可以解释这之间的差异,也就是国家所有权。
中国帝制推崇所谓家天下,将国家作为家庭来管理,皇帝作为一家之长,在君权父权双重加强下,整个国家俨然皇帝私产。最简单的证据就是“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当然你可以举明清以前的朝代来说明当时的君权依然受到例如相权和官僚机构的制约,但即使权力行使受到制约,中国皇帝依然在意识中认为天下是自己的。当一个人拥有太多,一旦面临死亡,也就更难接受这种失去一切的威胁,所以心态上追求长生不死也就不难想象。
反观罗马帝国,其国名自始至终都是SPQR,即元老院与罗马人民。而传统上罗马皇帝即位都要由元老院在形式上赐予权力,这个王位只是皇帝代表元老院和罗马人民行使权力。即使皇帝的权力很大,但在潜意识里却并没有将整个国家视为私产的想法。就算行省分为皇帝行省和元老院行省,那也是为了方便而已,最简单的证据就是元老院行省通常是帝国内部富饶之地,而皇帝行省多为边境,若是有将帝国视为私产的想法,那应该反过来才对。
另外一个例子是即使因为公共工程需要征用私人土地,国家也会给与物主足够的赔偿,这点在某东方国度即使到了现代也没能做好,说到底是在于私产所有权仍因为各种显而易见的原因被刻意模糊化。
既然帝国并非私产,那么也就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执着于不死而继续拥有一切的想法。
最后,还是推荐大家读读《裴多篇》,或者看看耶鲁的关于死亡的公开课。
讲真,骨灰撒大海和变腊肉比起来,还是前者潇洒。

※ 下拉屏幕参与文章评论
END
-----------------------------------------------------------
谢谢欣赏

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可以添加微信号:2364229203和小编一起讨论下哦!
最新画作~
轻触阅读原文